新聞   |     博客    |    聯繫我們  |   探望我們    

所有黨派議會小組發布了一份報告,呼籲通過補充和替代醫學(CAM)治療來拯救國民衛生系統(NHS)免受金融危機的影響
更多>

在香港的一週 – 2018 IFA 香港會議報告 講者Salvatore Battaglia
更多>

英國慈善機構-國際芳香療法聯合會, 重新啟動經過修訂和新命名的芳香療法認證課程
更多>

歡慶IFA成立35週年:2020卓越的一年
更多>

用于治療用途的精油/固定油的購買指南
更多>

IFA創下新吉尼斯世界紀錄
更多>

口服攝入及純精油的應用:神話背後的事實
更多>

2020年芳香療法關注週(6月8日~14日)主題:「精油的抗病毒特性」
更多>

IFA向中國捐贈口罩以對抗冠狀病毒疫情
更多>

IFA研究委員會要求研究摘要與案例歷史
更多>

在香港的一週 – 2018 IFA 香港會議報告 講者Salvatore Battaglia

發布者 Lauren 下午6:13 2018年3月25日

分享


我深感榮幸能於2018年的3月24和25日在香港舉行的IFA 會議發表演說。全靠IFA一直在促進和維持一致和高教育標準所作的出色努力,讓我們能夠看到專業的香熏療法在全球流行起來,實在令人興奮。我們比以過往任何時候都需要一把強烈的聲音來代表受過專業訓練的芳療師去發聲和維護權益,從而使芳香療法可以在一個更有完整性、信心的制度中推行和對外推廣。舉辦國際性會議能讓我們有機會去接觸一些志趣相投、對芳香療法充滿熱情並且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士。這是作為今次會議上所有演講的一個簡短摘要。

第一天
身兼草藥醫師和指壓醫生的Alan Howell向我們介紹了五種元素,以及芳療師如何使用它們來幫助我們更好地了解我們客戶的不平衡健康狀況。這使我們能夠從另一有力的角度去選擇精油,幫助平衡患者的五種元素失衡,而不是僅僅只選擇精油來緩解症狀。在我發現芳香療法原來也是一種針灸和傳統中醫藥之前,Alan所作的五種元素介紹其實也與我先前接受過的培訓有所相關。

來自英國的著名高技能物理治療師Jane Johnson向我們介紹了軟組織的釋放(STR)。STR將深層組織的按摩與伸展互相結合。她能夠為我們作為按摩治療師提供一些非常實用的實踐技能,以緩解常見的肌肉骨骼疾病。

我談到了澳大利亞的檀香木行業。長久以來,人們認為檀香木是最珍貴和最重要的精油之一  –  不僅適用於芳香療法,也適用於香水。然而,檀香的受歡迎程度也是造成其絕種的原因  –  特別是由於至今為止大部分的檀香木都是從野生環境中收穫,現時我們只有很少的計劃、策略去確保檀香木的長期及可持續性生長。去年,我有機會參觀了庫努納拉的「Santalum album」 種植園。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成功地培養出S. album。印度野外的S. album已被列為受威脅物種之一。現在,我們意識對於生產美麗精油的植物來源,相比起以往,都顯得更加重要。我回憶起昔日澳大利亞的檀香木行業在初創時,聽過的種種批評和否定。人們說這個行業不會有所發展,精油也不會​​有很好的質量。現在,我為澳大利亞的檀香木行業能夠證明所有錯誤的批評而感到自豪!在澳大利亞,我們現在生產一些世界上最好的檀香木,並且更有可能將  S. album樹從瀕臨滅絕的邊緣中拯救出來。

第一日的最後演說是由Theresa Lai Tze Kwan博士所發表。她是一位護理教育者和芳療師,身兼香港紓緩護理學會主席和香港醫學護理學院副主席。對於聽到香薰療法能夠成功融合緩和醫療,並且實踐推展到世界各地和香港,實在令人興奮。


第二天
很高興能見到Pierre Franchomme博士,他是法國醫療芳香療法的早期開拓者之一。Franchomme博士是Aromatherapie sans Frontiers, (Aromatherapy without Borders) 的主席。我懷著謙卑的心情,能夠有機會聽到他帶給我們的大量資訊,以及他與我們分享的臨床經驗。自2013年以來,Aromatherapy without Borders一直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如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 ,展開工作並使用精油提供更實惠的醫療保健服務。西方的藥理學藥物的費用成本往往過高,通常意味著許多人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保健。Franchomme博士表示在馬達加斯加,平均預期壽命為65.9歲,嬰兒死亡率為42%,主要死因是肺炎、瘧疾和腹瀉。

他的協會向醫生、傳統治療師和化學家提供芳香精油方面的教育。他們與Malagasy Ministry of Health 合作,一起建立了一個實踐芳香療法與臨床環境的框架示範。在安齊拉比 (Antsirabe) 所建立的中心,重點為兒童提供醫療保健。Franchomme博士能夠與我們分享許多案例研究,其中包括水痘、真菌感染、寄生蟲感染、傷口和呼吸道感染的案例,有時在對抗藥物和草藥的支持下,通過使用普通精油如: 玫瑰草 (馬丁香) 、檸檬草、天竺葵、綠花白千層和茶樹而能夠成功治療。

Peter Fischer博士還向我們介紹了在主流的醫療保健當中,結合使用補充藥物的示範。他明確闡述了採取更綜合的醫療保健方式的重要性。Peter Fischer博士是皇家倫敦醫院的綜合醫學研究總監和顧問醫師,以及是英女王陛下的醫生。他還是世界衛生組織對傳統與補充醫學專家諮詢小組的成員,並幫助草擬了其2014-2023年的傳統及補充的發展策略。

Fischer博士直言不諱地談到多藥療法、多種疾病、不良藥物反應、抗生素耐藥性的增加以及心理健康障礙的增加等西方醫學當前所面臨的危機。這就是他聲稱芳香療法能發揮如此極大潛力作用的地方。他表示有必要恢復公眾對醫療保健的信心,並相信提供西方醫學和芳香療法當中最好的醫學結合方法,意味著將傳統藥物與補充療法結合在一起。然而,他強調需要進行良好的臨床試驗和研究來證明補充療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有趣的是,他在一些引用研究中發現,補充療法與傳統的醫療干預一樣有效,補充療法的費用也相當便宜。他認為,在一般的醫療保健成本正在失控增長時,能降低醫療保健成本的方法應該會是一個重要因素。

他批評使用抗精神病藥物去治療癡呆症,並建議基於迄今為止進行的許多研究,芳香療法對於治療老年痴呆症的行為和心理症狀(BPSD)非常有效。但他也表示,我們仍然需要做大量工作來找出最有效的精油和最佳治療施用途徑和方法。

不幸的是,我們其中一位發表以香水和芳香療法為題的講者並未能參加今次會議。我很高興能與IFA主席Colleen O’Flaherty-Hilder,共站在這個台上,一起交流並分享了香水和芳香療法之間共同關係的知識、想法和經驗。這是我最喜歡的話題,所以你可以想像到我的分享並不簡短。我在自己的最新出版 (第三版) 中更新了關於芳香療法歷史的一整篇章。我首先說明香水的歷史,同時這也是芳香療法的歷史。畢竟傳統調香師使用天然精油作為調色板來製作香水。香味一直在所有古老和傳統文化中發揮重要作用。

香水也為我們更好地了解嗅覺打開了大門。我仍然認為嗅覺是接近人體解剖學和生理學科學的研究之一。

在乘坐長途飛機時,通常都會遇上失眠的情況,您可以觀看那些在電影院曾錯過的所有電影,或觀看一些有趣的紀錄片。在從布里斯班飛往香港的航班上,我遇到了一部很棒的紀錄片《Follow your nose – Cracking the Smell Code》。在這部紀錄片中,最新的研究指出,在我們的鼻子中發現的相同嗅覺受體在我們身體的所有其他組織中都可以找到。這並不是說我們身體的其他部分能如我們的鼻子一樣可以有嗅覺的功能 - 我相信這是嗅覺器官特有的; 不過,我相信它對芳香療法有一些有趣的含義。

芳香療法經常受到批評,因為精油的局部應用沒有辦法將治療劑量的精油輸送到體內。但是,這些受體的應用方式有所不同。當受體細胞激活時,會引發神經觸動 - 這與被吸收到血流中的藥理活性分子不同。我期待著與您分享我在下一篇文章中對芳香療法的了解,以及它對芳香療法的意義。
​​​​​​​ 

現在回到IFA議的內容……

當天的最後一位發言人是Lei Yao博士。她是上海交通大學農業與生物學院的教授,擅長研究中藥中的芳香植物。她談到了她對桂花、茉莉花、苦水玫瑰和梔子花的研究。雖然芬芳工業對這些芳香植物有濃厚的興趣,它們同時也具有強大的藥用特性。她比較了這些植物在草藥中使用的傳統方式,並討論了它們的複雜化學特性以及花中發現的芳香化合物對抗炎、抗焦慮、降血壓和抗氧化活性的潛在用途。

我特別感謝IFA CEO Pauline Allen和IFA主席Colleen O'Flaherty-Hilder以及所有IFA的團隊成員,舉辦了這一個精彩為期兩天的會議,並讓我榮幸地在會議上發言。我非常感到榮幸能獲得榮譽會員獎。

祝大家萬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