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博客    |    聯繫我們  |   探望我們    

英國慈善機構-國際芳香療法聯合會, 重新啟動經過修訂和新命名的芳香療法認證課程
閱讀更多>

产品使用反馈调查
閱讀更多>

所有黨派議會小組發布了一份報告,呼籲通過補充和替代醫學(CAM)治療來拯救國民衛生系統(NHS)免受金融危機的影響
閱讀更多>

IFA獲得專業標準管理局(PSA)批准
閱讀更多>

註冊人的新政策和程序
閱讀更多>

歡慶IFA成立35週年:2020卓越的一年
閱讀更多>

IFA研究委員會要求研究摘要與案例歷史
閱讀更多>

2020年芳香療法關注週(6月8日~14日)主題:「精油的抗病毒特性」
閱讀更多>

用于治療用途的精油/固定油的購買指南
閱讀更多>

在香港的一週 – 2018 IFA 香港會議報告 講者Salvatore Battaglia
閱讀更多>

口服攝入及純精油的應用:神話背後的事實

發布者 Lauren 下午2:53 2018年10月25日

分享


精華「油」一詞本身就具有誤導性。它們被稱為「精華」,是因為它們具有獨特的香味或植物的精髓(European Chemicals Agency 2017)。「油」一詞與他們在水中的表現有關;它們是「油狀」,是因為它們通常不會與水結合或在水中「溶解」(雖然一些「親水」成分,例如花水和純露會與水結合,但大多數成分不會),它們大多比水輕,會浮在水面上,或者在某些情況下,當它們比水重和密度較大時,會下沉(例如,岩蘭草和沒藥)。

精油是從植物的各個部分,如樹葉、樹枝、花苞和花朵、水果、種子、樹皮和根等提取出來的高度濃縮的衍生物。例如:

  • 需要2,500至4,000公斤玫瑰花瓣才能生產1公斤精油。
  • 需要1.4千克新鮮薰衣草才能生產15毫升薰衣草精油。
  • 一滴精油相當於15-40杯藥用茶,或多至10茶匙酊劑(Krumbeck 2014)。 
  • 一滴薄荷精油相當於26杯薄荷茶。

因此,使用精油時必須謹慎、仔細考量和適量使用。

因此,在皮膚上使用時,必須緊記純精油不是潤膚劑,它們不具有「油性」本質。這就說明為何總是要先把精油與乳化載體混合,才加入浴盤內浸浴(水本身會使皮膚非常乾燥,而且會增加刺激度)。並且,不應該把純精油直接添加到水中內服,因為這實際上是與直接內服純精油無異(水對粘膜或胃的襯裡並沒有保護作用)。

因為精油揮發性高,當它們與皮膚和周圍大氣中的水分結合時,精油成分便會迅速蒸發。所以,把純精油直接用於皮膚上,會使皮膚乾燥,並成為潛在的刺激物和致敏劑。故此,在身體上使用精油前,必須使用適合的乳化載體稀釋;例如,使用植物油、乳霜、乳液、軟膏或凝膠。某些精油分子可以與皮膚內的蛋白質結合,並可能引起過敏反應(無論是純精油還是在載體中的精油亦然)。

雖然可以在非常細小的皮膚範圍上使用茶樹和薰衣草純精油,作為昆蟲叮咬、輕微燒傷和暗瘡等的急救用途,但並不建議長期重複使用。這些精油雖是例外,但如果過度使用亦具有引起皮膚刺激的相同問題。

因此,IFA建議不要在皮膚上使用精油。

除非由經過培訓且合格的人士和精油從業者,如醫生、藥劑師或草藥醫生處方和管理,否則精油絕對不能內部服用。IFA不主張在任何其他情況下口服攝入精油。
 

口服攝入
 
口服攝入精油時需要謹慎地考慮許多因素。當口服純精油時,所服用的劑量會100%被吸收到身體的內部系統中(不像皮膚吸收,表皮充當了半多孔屏障),因此劑量非常重要。絕不能服用純精油,因為它們會引起嚴重的粘膜刺激。

雖然精油會在身體被代謝,並且很快從體內被釋出或排出,但卻會增加了導致腎臟和肝臟損傷,以及對消化系統的輔助器官的內部刺激性的風險。有一些精油是口服毒藥。

精油成分與可能同時服用的其他處方藥之間存在負面的化學作用,口服攝入純精油也會增加此存在風險,或會加劇此負面作用。例如,如果一個人正在服用華法林(Warfarin),則不應服用甜樺木(sweet birch)或冬青(wintergreen)精油,因為這些精油會嚴重地增加華法林的抗凝血和稀釋血液的潛在效力。在其他例子中,Tisserand和Young(2014年第58頁)警告口服攝入德國(藍)洋甘菊、貞節樹、藍絲柏、小花茉莉原精和澳洲檀香精油(未提供拉丁學名),可能會與三環類抗抑鬱藥(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如丙咪嗪(imipramine)和阿米替林(amitriptyline),或阿片類藥物(opiates),如可待因(codeine)不相容,因為這些精油可以增強這些藥物和其他CYP1A2,CYP2C9,CYP2D6,CYP3A4基底物的效用(吸入和於表皮使用香脂楊樹(balsam poplar)、藍洋甘菊、鼠尾草(sage)和洋蓍草(yarrow)也可能加強CYP2D6基底物的作用。)
 

英國關於口服芳香療法產品的立法
 IFA的芳香療法貿易委員會(ATC)專家顧問提供以下有關向英國市場供應內部精油的信息。

“如果您向公眾提供或廣告提供精油或任何消費品,並打算被攝取,那麼該產品將被定義為'食品',除非它被定義“醫藥”。


您完全可以購買經過認證的食品級精油,並將其填充,包裝和儲存在食品註冊和符合食品衛生的場所。但是,在向公眾提供時,所有法規都要求通過包裝上的信息以及適當的使用說明來確定產品的預期用途。一旦想要攝取的產品(如精油)在市場上銷售供內部使用,通常通過為其產品利益或其組分的藥品索賠提供藥品,那麼它只能合法地供應或廣告作為持牌藥提供。在實踐中,這將受到傳統草藥註冊(THR)的約束。目前有攝入治療輕度抑鬱和焦慮症。一般來說,除纈草精油外,精油不被認為具有藥用功效,因此需要根據其不依賴功效證明的傳統用途獲得許可。

有精油(適當稀釋)目前作為食品調味劑銷售,並且有一些油,如膠囊形式的薄荷和牛至,作為補充劑提供以幫助消化。

據我了解,      大多數針對精油和含有它們的內部使用產品的健康聲明將符合MHRA(英國藥品監管機構)標準的藥品,都違返人類藥品法規2012。

目前向公眾供應內部用途精油或供應廣告的做法,旨在用於芳香療法目的的外部用途,並受2005年“通用產品安全條例”的管制,不論其是否為食品級認證或不是,據我所知,這是非法的。

以上僅適用於英國,歐盟和海外其他成員國的消費者安全法規可能有所不同,不適用於根據“草藥免稅”向其客戶提供內部使用的精油或其他產品的從業者, 2012年人類藥物法規第3(6)條。“
 

皮膚反應
 
皮膚對精油有三種主要的反應:

  • 刺激
  • 過敏
  • 光毒性


刺激
刺激可以表現為局部炎症、影響皮膚或粘膜組織。呼吸道特別容易受到精油的炎症和非炎症刺激(表現得乾燥,灼燒,刺痛,麻刺痛,發癢)。一些精油可用於影響呼吸系統的疾病(喉嚨痛,支氣管炎等),如以吸聞的方法運用,應低劑量及短時間地使用,以避免刺激呼吸道。酚類和芳香醛往往是最具刺激性的精油化合物。 例如,丁香酚(eugenol)(羅勒、桂皮、丁香精油),百里酚(thymol)(羅勒、百里香精油),香芹酚(carvacrol)(百里香、牛至、savoury精油),肉桂醛(cinnamic aldehyde)(肉桂葉精油)。


致敏
致敏性與「敏感皮膚」不同。致敏性是一種涉及免疫系統(T淋巴細胞和巨噬細胞)的接觸過敏或過敏反應和/或嚴重刺激。T淋巴細胞通過適應性、誇大或不適當的免疫反應而變得敏感起來;一旦如此,即使少量潛在的拮抗物質也會引起反應。致敏性與劑量無關,並難以預測。 此外,致敏反應可能會延遲,症狀會在使用後的某個時間出現。

通過與精油以外的產品,如化妝品、香水和家居清潔用品等的接髑,可以達到化學品接觸飽和點。特別是在重複使用相同產品的情況下,可能出現潛在隱性累積效應。

致敏性的症狀是多樣性,可包括皮膚刺激、皮疹、頭痛、偏頭痛、焦慮、心悸、不安感、呼吸短促和口乾。

所有精油都是潛在的致敏劑,因此應適量使用、定期停用或禁止使用(使用兩到三週,然後一週不使用),特別是如果經常長時間使用的話,應定期交替轉換(以另一種適當的精油替代)。 精油永遠不應該「直接」塗抹到皮膚上。
 

毒性
毒性是指毒物的強度,及生物體(無論是整個生物體,如植物或動物,還是生物體的子結構,如細胞或器官如肝臟(肝毒性),腎臟(腎毒性))被該毒物損害或破壞的程度。損害是可逆轉的或不可逆轉的,是取決於生物被破壞的程度,以及受影響細胞的再生能力是否受到損害。

毒性是與劑量有關的,並且受一些因素如施藥途徑(皮膚吸收、內服攝取或吸聞)、暴露時間長度、暴露頻率、個人的遺傳結構及其一般健康狀況等影響。局部毒性通常影響消除器官(胃、肝、腎、腸、肺和皮膚)。精油分子引發的毒性反應可以在局部或全身應用精油時表現出來。

一些可能是無毒的精油分子,可以與藥物中的化合物(大多數是有毒物質)或某些食物,或某些酶結合,並且被代謝成有毒物質或重新被放置到身體某個區域中而因此對身體造成傷害。樟腦和水楊酸甲酯化合物,以及丁香、肉桂和尤加利精油,是最常被提及對人體造成全身中毒的原因。大多數有關精油中毒的報導,都涉及 6歲以下兒童誤服精油的事件。

精油中的化學成分在氧化和降解時可能會變為有毒。陳舊的精油比新鮮提取和適當地儲存的精油(尤其是柑橘類和松樹精油)更容易產生毒性。含有酚類、芳香醛類和氧化萜烯類的精油是引起皮膚毒性和刺激的主要元兇。
 

光毒性
這是由皮膚表層內的某些化學物質對太陽光(或紫外線,包括來自日光燈的紫外線)的過度反應。光毒性物質(例如在少數精油如佛手柑和歐白芷精油中發現的呋喃香豆素)吸收紫外線,引致產生可停留數年的異常黑色素沉著(褐色斑塊),並且使周圍的皮膚變紅,和通常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癒合的灼傷。光毒性反應只在致敏媒界存在時發生。避免在暴露於陽光或紫外線和日光燈的皮膚上使用光毒性精油。

當合理地和適度地使用時,精油是非常有益的。在使用之前確保精油的純正度和新鮮度(一旦開封後,精油有12個月的保質期,柑橘類精油則有6個月)。存放在陰涼和黑暗的地方,遠離陽光。確保在使用後立即把蓋子蓋上。清洗在手指上殘留的精油,以免接觸眼睛或身體其他敏感部位。

極端不良反應的例子:

https://www.allure.com/story/negative-reaction-to-essential-oils-tanning-bed

https://www.facebook.com/graetel.anderson/posts/10100850320518299

參考:

  • Clarke, S. (2002) Essential Chemistry for Safe Aromatherapy: Churchill Livingstone, London
  • Godfrey, H. (2018) Essential Oils for Mindfulness and Meditation: Inner Traditions Bear & Company, Rochester USA
  • Godfrey, H. (2018) Essential Oils: from plant to bottle (publication pending)
  • Tisserand, R.; Young, R. (2014) Essential Oil Safety (2ndEd): Churchill Livingstone, London
  • Tisserand, R. (2018) In defence of science, and of safety precautions: http://roberttisserand.com/2017/10/in-defense-of-science-and-of-safety-precautions/
  • Aromatherapy Trade Council